【镇魂/巍澜】不孤(全员向一发完)

maxilla:

对于这篇,其实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。


讲真在亲妈甜甜写完番外后我已经圆满了,觉得没啥好写了,然后硬着头皮把这篇补完。


送给特调处的每一个人,以及这个美好的夏天。



此道不孤。


江湖再见。



【镇魂/巍澜】不孤



我辞人间三钟酒,


红尘遗我一阙歌。



 楔子/00 过河



郭长城名字里有个长字,连带着寿命也长。



九十六岁零六个月时他下楼拿外卖摔...

 

【顺懂】春闺梦里人

@W芝 

尉驰:

多年前,李懂还是个孩子。他走过喧闹的广场,成群的白鸽向澄澈的蓝天飞去,飘扬的旗帜下,荷枪实弹的武警坚守岗位。他远远地、胆怯地看着,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那时他以为这便是英雄,似乎他们刀枪不入,所向披靡。


李懂骨架子天生比人小,长得也不高,竹竿般的胳膊仿佛一掰就断。他柔软,怯懦,所以那时没有人——就连他自己——也不曾想过,多年后他会成为蛟龙的一员。


 


入队第一天,杨锐就说过:成长,李懂,你必须迅速地成长。


那时李懂听不明白。他茫然无措,却竭尽全力地训练。他以为自己应该成长为一个军人,甚至可以的话,成长为一个英雄...

 
2016/4/2   3

【番外】荒原

“西宁以西,兰州之南,寒风笑冷雪的地儿。日月藏宝镜,昆仑埋翡翠。巴颜喀拉铺着黄河的睡床,唐古拉山是长江的源头。风火山的哈达比天空辽阔,冈底斯山有隔世的天葬台……”文星凰拉了拉背上的包,看着远处的雪山,搀了把才有点轻微高原反应的新兵李博云。“这是青藏高原的几座主要大山,我们一会儿驻扎的地方是三江之源……“”

连长柴富奇跟指导员范忠江走在三连的后面,也跟着战士们听着文星凰的讲解。

“三排长真是不错!”范忠江很是喜欢这个新来的三排长。

柴富奇得意地挑挑眉,“他新兵连是我带的!”

范忠江越发赞赏的点头,“难得难得,没被你把画风带跑偏。”

“指导员是要培养接班人啊!”丁明兵是连里资格最老的军士...

 

随笔乱画~军旅系列

 从五月到现在 为凤凰画的画  静涵熙都画了2333 虽然很渣 但还是集合一下


 

渴望光荣 大结局 离别

啦啦啦~超多字数的一章 结局啦!因为写着写着就忘记了序章的设定~所以大家就当序章是个独立的小短篇吧~23333 结局有包括部分序章的内容。


出院本来就有点勉强,文星凰非要回连队,文家君就更不乐意了,不自觉唬着脸训人:“你这孩子怎么回事?又不听话了!你不考虑爸爸的感受,也得对你自己的身体负责啊!”

文星凰低头不说话。

文家君的火气上来,伸手去拉文星凰。余涛涛以为文家君要动手,吓得赶紧拦住,“伯父!你别跟他置气。按规定,任务之后三个月得进行审查,是不能回家。”

文家君看了余涛涛一眼,收了脾气,“规定我知道,但这明摆着没有必要审查。我给你们军政委打个电话,让他批你回家休养。”...

 

© 樾生辰 | Powered by LOFTER